京政教育
联系电话:0351-3230666    13100009229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备考指导 > 时事热点 > 内容详情
职业教育遭遇瓶颈 打破头争公务员
发布日期:2016-12-11     来源:京政教育
    昨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张德江向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五次会议作职业教育法执法检查报告,指出当前职业教育面临的六大困难和问题,建议尽快修改不适当的、唯学历要求的政策文件,清理对职业院校毕业生就业、晋升等不合理规定。

      首次披露职业教育规模部分数字

      这是职业教育法施行19年来,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一次就此开展执法检查。由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亲自担任执法检查组组长,并向全国人大常委会作执法检查报告,这在本届人大尚属首次。

      今年3-5月,执法检查组走过吉林、江苏、河南、湖南、广东、重庆、甘肃、新疆8个省(区、市)21个地市,到70所不同类型职业院校、培训机构、实训基地?⑷肆ψ试词谐『推笠到惺档丶觳椋蔽?23个省级人大常委会对本省进行执法检查。

      报告首次披露了我国职业教育的一些数字。报告提到,目前我国已建成世界上规模最大的职业教育体系,共有职业院校13300多所,在校生近3000万人,每年毕业生近1000万人,累计培训各类从业人员2亿多人次。

      张德江在报告中提到,职业教育和培训培养了一大批高素质劳动者和技术技能人才,成为实体经济发展的中坚力量。然而,从执法检查情况来看,职业教育面临一些突出困难和问题。

      建议增加公办职校教职工编制

      张德江在报告中提出,要从思想上高度重视职业教育,切实树立“三破三立”的观念,即破除鄙薄职业技术教育偏见,树立普教职教同等重要的观念;破除轻视职业技能的思想,树立尊重劳动、尊重技能的观念;破除狭隘的成才意识,树立行行出状元的观念。

      报告建议,打通人才成长上升通道,建立健全科学合理的育人、选人、用人机制,增加劳动者特别是一线技术劳动者的报酬,使能工巧匠获得应有尊重和待遇,尽快修改不适当的、唯学历要求的相关政策文件,清理对职业院校毕业生就业、晋升等方面的不合理规定,构建平等就业就学、职业成长的通道,为学生搭起多样化选择、多路径成才的“立交桥”。

      在师资建设方面,报告特别提到:按照中央关于财政供养人员只减不增的要求,建议在现有教师编制总量内统筹考虑增加公办职业院校教职工编制,配备优秀教师重点充实一线;破除用人制度障碍,建立职业教育教师与企业技术技能人才双向交流机制,放宽高工、高技退休人才兼职职教年龄限制。

      问题

      职业教育观念滞后片面追求学历“升格”

      报告中点出了当前职业教育和执法中存在的六大困难与问题。职业教育观念滞后是首要的问题,“助长了对职业教育的偏见”。

      张德江在报告中指出,有些地方和部门没有把职业教育摆在应有的地位,仍认为职业教育只是教育部门、职业学校的事;许多地方把职业院校放在中招、高招最后批次录取;职业学校毕业生就业率虽高,但就业质量不高,待遇偏低,在择业、升学、报考公务员等方面存在诸多政策限制和歧视。

      报告指出,当前职业教育还存在唯学历倾向,追求学历“升格”,偏离了职业教育的职业性和就业导向,不利于就业结构优化和缓解生产一线紧缺技能型劳动者的矛盾,此外有些地方不按经济社会发展实际情况布局职业教育,依然是按行政区划来设置和管理,脱离实际。

      1/3省份未落实经费法定要求

      检查发现,经费是制约职业教育发展的一大问题,约三分之一省(区、市)尚未落实“制定本地区职业学校学生人数平均经费标准”的法定要求。一些地方反映,目前仍缺乏稳定的投入增长机制。

      职业学校办学条件、师资力量配备普遍低于普通学校,特别是县级职业学校,有些仍停留在“一支粉笔、一本书”的落后水平,不少新建的高职院校负债运行,包袱很重,而地方财力困难,无力化解,面临困境。与此同时,企业办学的作用未能充分有效发挥。

      另一个薄弱环节是教师队伍。报告显示,职业院校生师比在各类教育中是最高的,专业技术课教师紧缺,“双师型”教师尤为不足,仅占职业教育教师总数的25.2%,受人事制度限制,职业学校引进优质专业教师困难重重。

      开展职业技能培训是有关法律规定的明确要求,但执法检查发现,政府培训资金投入偏少,很多地方人均仅在300元至500元之间,尚未形成多元的投入格局。

      

      委员历数职业教育“被歧视”:

      月薪近万技术职位无人问

      打破头争月薪数千公务员

      全国人大常委会昨天分组审议职业教育法执法检查报告时,普遍认为当前职业教育的“致命问题”是观念落后,甚至在诸多方面深受歧视。

      “家长们都希望孩子接受高等教育,觉得职业教育是不得以而为之的事情,这会导致什么局面呢?现在月薪近万元的技术人员职位鲜有人问津,倒是为了争月薪在3000元到4000元的公务员岗位,许多人打破脑袋在所不惜,这并不是一个健康正常的社会状态”。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国家艺术基金理事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赵少华在发言中说。

      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首都经济贸易大学副校长郝如玉指出,在政治待遇上总是强调一学历、二学历,现在格外强调这个不好,对终身教育接续非常不利,后续教育被歧视,如果制度不调整过来,社会上对职业教育肯定就是歧视的。

      “职业教育总是低人一等,作一个不一定恰当的比喻,就好像‘非婚生子女’一样,永远进不了家门”。全国人大代表李沛霖认为,普通教育和职业教育就好像两条腿,应该同样重要,不管少了哪条,都不健全,但现实是长短腿,“职业教育从来就是短腿”。